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罗城 > 旅游罗城 > 仫佬族非遗文化

仫佬族土布染制技艺---承载了500年的风雨和记忆

【字体: 2016-12-08 21:40来源: 罗城仫佬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作者: sysadmin 浏览量:



详细介绍

    根据对土布扎染手工艺人的调查,传承历史已有至少百余年的时间。在长安地区将白布折叠再下缸染成单面布的习俗由来已久,土布扎染印花原理是将花饰脉络用针线缝扎,使染料浸不到缝扎之处,这与染单色布的原理异曲同工。
    扎染所用的是自纺自织的土布,一般都是用四踏板的织机织成,布匹纹理呈回字形,当地群众称为颗粒布。在绘制图案时,先将土白布平铺于桌面或石板上,用圆珠笔或彩色粉笔即兴绘出各种图案。传统图案基本为花鸟虫鱼,现在也把汉字、拼音甚至英语融入传统图案中。
    图案绘制完毕,用白棉线穿针打结,按白布上图案的脉络将布对折,再在折痕处往内折一小道边,然后用穿好的针线,沿着折痕缝扎,缝扎好后就可以染色。扎染也是用蓝靛浸染,其加工方法是将采来的蓝叶放入缸中加水泡三天左右捞出。用盆将适量的生石灰加水搅拌溶化后倒入缸中,加自酿米酒一斤搅匀,沉淀后,将水倒出,舀出缸底的靛蓝备用。将干靛加水稀释,有的还将适量的植物土茯苓的根茎洗净捣烂放入,可使染料颜色加深,七、八天后就可用于染布了。浸染前先将布放入清水中浸泡,再拧干水分,折好放在石板或板凳上锤打平整,然后慢慢放入缸中,用木棒将布压入缸底,一小时后捞出置于槽状木板上,木板的一头倾斜搭在缸沿,让水就顺着缸沿流入缸中。一小时后,再次将布放入缸中浸染,如此反复多次,两天后将布捞出用清水洗净晾干,再重复前面所说的程序浸染。直到染成所需的颜色,然后用清水反复漂洗、晾干。
    布匹晾干后,将缝扎的线用剪刀或锥子轻轻拆开,再次清洗,锤打平整晾干。所绘图案花纹显露,染料渗透非常自然,图案的色彩明暗自然过渡,十分美妙。
    扎染布是布依族婚俗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历史的变迁,社会的发展,文化的交融,土布扎染的绘画图案有了更为丰富的内容,其线条简洁明快,图案清新雅致,多为即兴而作,信手勾画,无拘无束,凸显出了扎染图案绘制上的随意性。惠水土布扎染为布依族所独有,在“扎”上做尽文章,充分体现了布依族群众的聪明才智。长安布依族土布扎染承载着当地布依族传统艺术与现代文明的交融,传递着当地布依族同胞的民族审美情趣和精神追求。土布扎染古朴而又独到的民族手工技艺和别具一格的绘画图案使其在惠水布依族印染工艺中占有重要地位,因而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艺术价值和实用价值。


相关报道

      10月30日,在全国唯一的仫佬族自治县——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小长安镇龙腾村地洲屯,笔者拍摄到仫佬族妇女周小娩织布的场景。(上图)

  周小娩自22岁嫁到该村后,一直以织布为生,至今已经织了40多年。

  随着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穿戴已日趋时尚化,昔日农村生产的“土布”也相继地退出历史舞台,后人们常常“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

  据周小娩介绍,仫佬族土布制作过程要经过摘棉花、脱棉粒、弹花、槎棉条、纺纱、排纱、上机织布、着色梁布、晒布、碾布等工序,最后才能制成土布。对于纺织出来的白布,又需上山寻找染料或想办法购回蓝靛进行染漆,制成罴布,供家人逢年过节用,白布还可以留着农村丧事用。

  仫佬族姑娘们的“出嫁衣”和老人们的“防生衣”都用这种上等的布料做成。姑娘们还用这些布料缝制成“同年鞋”,作为“走坡”时送给情人的定情物;如果做成单梁花边船形鞋送给老人,那是对长者的最大尊敬。

  但由于传统手工织布价格低、销路难,目前从事白布和罴布纺织的农户非常少,农村年轻人极少接触,所以学会手工纺织“土布”的人甚少,若不加以保护和传承,只怕传统织布手艺在不久的将来会失传。(廖光福 报道)



“今天就我一个人来晒了!”12月22日,在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小长安镇龙腾村地洲屯田间,70岁的周氏阿婆正忙着晒刚染上色的土布。蓝、黑布条在冬阳的照耀下冒起一缕青烟,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却让人觉得心情沉重。

  仫佬族崇尚青色,多着青色服饰。“家人亲手搓棉条、纺纱、排纱、上机织布,后用蓝靛染制成的土布,仫佬人视为珍品,老年人的‘防老衣’和姑娘们的‘送嫁衣’都是用这种布料做成的。”周阿婆告诉笔者,“染布的做法比较复杂,现在已没有多少人愿意亲自做土布了!”据介绍,将织好的白布放进染缸,用染液浸泡,着色均匀之后捞起晒干,再用蓝靛水浸泡几次,接着用米汤、薯莨、牛皮胶糊面。晾干后,放在平滑的石头上,用石磙滚化或棒槌多次敲打,这样制作出来的布料闪闪发亮,美观大方,经久耐用。

  “仫佬族土布缝制衣服穿着很舒服,冬暖夏凉、透气吸汗,如果在染液中添加艾草液,不仅可以辟邪,夏天还可以驱蚊哩!”屯里一位正在晒太阳的老大爷的话,道出了仫佬人的智慧。仫佬族土布可以缝制很多东西,送给老人的“千层底”、外婆送给外孙用的背带、姑娘们走坡时作为定情信物送给情人的“同年鞋”……如果在这种布料上用小彩丝线绣上花、草、虫、鸟图案,更显得生动美观、栩栩如生。罗城是凤凰的故乡,凤凰是仫佬族的图腾,在仫佬人的服饰上,大家都会绣上凤凰图案和双鱼图,绣工细密精整,针脚平齐如画,具有明显的民族特色。

  服饰作为人类生活的必需品,世界各地的自然环境、风俗民情等差异而形成形态各异的民族服饰,美丽了世界,丰富了我们的生活。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穿戴已趋于时尚化,加剧了民族的服装汉化,仫佬族也不例外。该县一位老民族工作者说,土布缝制的仫佬族服装,除了节日盛会里以及农村一些上了年纪的仫佬人时有穿着外,平时少见了。

  “2.4丈的一条白布染好了,可以卖100多元。” 周阿婆说,“可是,现在我们村里的姑娘们已经没有人想做土布,也没人乐意学靛染了。”

  笔者从县文体局获悉,目前仫佬山乡从事“土布”纺织、生产、加工一条龙服务经营的农户不多,年轻人极少接触,加上人工“靛染工艺”流程费时费力,整个过程都是力气活,真正学会纺织、靛染、缝制成仫佬族衣服的人很少,如果不加以保护,仫佬族传统土布制作工艺会濒临失传。



 历史

浸润着500年历史的“家布”


历史上,仫佬族同胞吃饭穿衣所需的东西都是靠自己的双手用劳动换来。他们的服饰用布长期以来都是用自己种的棉花,纺纱、织布、自染而成。《广西通志》(卷二)七八《列传》二三页的《诸蛮》中记载:“宜山姆姥即獠人,服色尚青……”指的就是喜穿蓝靛布的仫佬族同胞。


仫佬族同胞亲切地将自染的蓝靛布称为“家布”。“土布”一说是到了后来有了机织的洋纱以后,针对“洋纱”“洋布”而言的。


“土布”的制作工序复杂。首先,要先将经过收晒的棉花,轧去棉籽,弹成绒,搓成棉条,纺成纱线,再经上浆、牵纱等一系列工序,才能织成布坯。织好的布坯经清洗、晒干后,还需要在蓝靛染缸里经过三十天左右的反复染晒,才能令蓝靛色彩分布均匀。其后,再用薯莨的汁水多次浸泡,使布匹的颜色于青蓝中略带紫红。接着,再用米汤、牛胶糊于布面,如此一来才能够令染色胶结黏固,布质硬括。“家布”的最后一道工序是辗滚。在踩布石下经过反复辗滚后的布面平滑细腻,自带光泽。


“这种自家人亲手制成的土布,被仫佬族人视为珍品。老年人的‘防老衣’和姑娘们的‘送嫁衣’都是用这种布料做成的。”周阿婆告诉笔者,仫佬族的“送嫁衣”由于做工精致考究、工期长、原材料不易获得,因此仫佬族姑娘只会在出嫁或做伴娘送嫁时,才从箱柜中拿出来穿,穿过之后又珍藏起来。


“用仫佬族家布缝制成的衣服穿着很舒服,冬暖夏凉、透气吸汗,如果在染液中添加艾草液,夏天还可以驱蚊哩!”一位正在晒太阳的老汉一语道出了仫佬族同胞的智慧。


史籍有载,仫佬族的土布织染技艺,在罗城当地,始于明,兴于清,距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那些送给老人的“千层底”、外婆送给外孙用的背带、姑娘们走坡时作为定情信物送给情人的“同年鞋”等,均是用土布所制。如果在这种布料上用小彩丝线绣上花、草、虫、鸟图案,更显得生动美观、栩栩如生。